專欄

【墨客談】 選戰可以捉對廝殺 但不要被自己打臉

文/談曉泉

如果說,旅行就是:從自己活膩的地方,移動到別人活膩的地方去的過程。那麼,是否也可以說,選舉就是:一群人指責別人過去畫下的大餅不切實際,然後再重新畫一個大餅出來的機制。

【墨客談】 從柬埔寨詐騙案件 看政府做了些什麼

文/談曉泉

柬埔寨打工詐騙案件終於受到高度關注,國民黨台北市長參選人蔣萬安8/16受訪提及台灣有多達4000人在柬埔寨失蹤,質疑政府失職:而民進黨台北市長參選人陳時中隔天順勢反駁:「若4000多人失蹤,這是國際大事,一切應以政府公告為主。」

【墨客談】高學歷未必有高知識與道德

近年來,「論文門」話題在台紛擾不斷,從國家元首到立委以及各級政治人物頻傳爭議;彷彿高學歷就是用來鍍金包裝或是平步青雲的終南捷徑,忍不住讓人思考,我們的「高等教育」出了什麼問題?

「御駕親征」為哪樁?

文/鄭文嵐

日前我才為文說宜蘭今年的百里侯之爭,民進黨有點「出師未捷」的感覺,一個「潑髒水」的看板,引來藍營的反擊,反而把綠營主帥江聰淵多年前「指示超挖,盜採砂石,判刑坐牢」的黑歷史掀了開來,當藍營提出莫非這就是「重返宜蘭榮耀?」的疑惑,這下江聰淵真的「怒了」也「急了」,除了綠媒極力「護持」,他也選擇自己「親上火線」,22日由民進黨議會黨團陪同,召開了一場「澄清大會」,只是我聽了二遍,得到的感覺是:「了無新意」,除了口口聲聲說自己的清白之外,所能「舉證」的就是以手板呈現的「頭城鎮公所公函」

【墨客談】 樂見勇於負責的美好時代 但,會不會只是「類負責」

文/談曉泉

「這是個美好的時代,也是個最糟糕的時代。」眼看著台北市長參選人陳時中、桃園市長參選人林智堅、新竹市長參選人沈慧虹都把「扛下」、「負責」掛在嘴邊,不禁感動得熱淚盈眶,這麼勇於擔當任事的政治人物,在如今這個世代,根本是獨一無二的、碩果僅存的、狼狽為奸的,呃,不對,是相輔相成的存在,沒有被神格化都是委屈了。

真烏賊?假抹黑?

文/鄭文嵐

真沒想到「司法攻防戰」成了宜蘭年底選戰藍綠雙方的「起手式」,而這第一波的交鋒已硝煙四起,「大型看板」的互相質疑,是「告知」抑或「誤導」,就賴縣民做睿智的判斷,而「白方」的民眾黨,雖沒有「豎白旗」,但卻完全被「邊緣化」,會不會有「鷸蚌相爭」的效應,恐怕這如意算盤還真難打得開來;而傳統「三民自」綠媒的電子、平面媒體,也繼上週「二位大記者」對林縣長的官司指三道四之後,今天又由特派親自披掛上陣,在綠營立了「第二波看板」之後,寫了一篇「平衡報導」,(光從量的「2:1」,加上上週那篇「類間諜片」的報導,這樣的「平衡」就不得不令人「生疑」),反正我是個「自由評論人」,應該比這個綠媒「自由時報」的「自由度」更高吧,我為自己的言論負責,不必有「為五斗米折腰」的壓力,心有所感就來個不吐不快。(我不敢自詡我的論點「一定正確」,我歡迎不以為然的人可以來個「就事論事」的論辯,但隨便「貼標籤」的人就「敬謝不敏」)。

誰欠台灣人的「電」?

文/鄭文嵐

十年前的「油電雙漲」是民進黨給馬英九政府貼的標籤,而2015年「全國廢核行動平台」舉辦的「告別核電能源新願」的遊行活動中,蔡英文所屬的「用愛發電」大隊,她雙手在身前微圈「發功」的照片,相信很多人都印象深刻;2016年蔡英文上任後曾保證「十年不漲電價」,吳秉叡為了「護主」更曾發下豪語:「2025前平均電價比2016高,就由民進黨官員與立委承擔」,所以這次的電價調整,就讓我們來「考驗」民進黨會不會兌現吳的承諾,只是這當然是癡人說夢,以「雙標黨」的特性,別說要整個黨認帳那是天方夜譚,即便法官出身的吳委員,也不可能為他「自己的選民」埋單吧,看他在一例一休的爭議中撂下:「反對這個政策的人,可以不用支持民進黨」的狠話,結果如何就可想而知。

「吹」出來的太空夢

文/鄭文嵐

2017年「福衛五號」在美國升空,那時台灣燃起的太空熱潮,相信還讓不少人記憶猶新,畢竟那是台灣首顆自主研發的「高解讀光學遙測衛星」,(而整個計畫的重要推手,時任太空中心的主任張桂祥,他是我高ㄧ的同學,這讓我更覺與有榮焉),儘管稍後因影像出問題,差點成了「太空垃圾」,也差點被監察院糾正,後來幾經設法「搶救」,終於讓它「恢復功能」,即便與先進國家的衛星還有差距,但終究讓台灣的「太空夢」,在宇宙的版圖中有了「一席之地」;2019年蘇貞昌回鍋擔任行政院長,說他批的第一份公文就是:核定第三期的「太空科技發展計畫」,為期10年,預計投入251億元,語氣中透露出無比的興奮與得意,感覺台灣的太空夢似乎愈來愈「真實」了。

自由媒體的「自由」

文/鄭文嵐

在上世紀九0年代中期,國民黨還幾乎壟斷所有資源,當時在野的民進黨,號召許多「民間團體」(現在可以「證明」這些團體絕大多數都是民進黨的側翼組織,否則不會在民進黨「昨非今是」的許多政策,這些團體都集體噤聲),喊出「黨政軍退出校園與媒體」的運動,結果穿皮鞋的國民黨,終於不敵穿草鞋的民進黨,最後只得節節敗退,到今天民進黨「完全執政」,我們也發現媒體與校園也幾乎「全面淪陷」,拿最近火紅的林智堅論文案來說,他的「雙碩士」涉及學位頒發的中華大學及台灣大學國發所,前者的董座是新竹民進黨發言人,能有什麼「客觀」立場自是可想而知,後者他的指導教授是現國安局長陳明通,其門下弟子不乏民進黨當前的高官名流(如鄭文燦、潘孟安、高嘉瑜等人,林智堅只是近二百人其中之一),所以這樣來看,當初國民黨退出的「校園真空」,民進黨正好大剌剌的「趁虛而入」,完成「無縫接收」

學位的「誘惑」

文/鄭文嵐

「萬般皆下品,唯有讀書高」,這話相信許多人都耳熟能詳,儘管綠政府上上下下以「反中去中」為職志,唯獨對這句中國傳統文化的「遺毒」還是放不下,當蔡英文的論文的「真相」即將在英國被揭露,這幾天她的愛將林智堅也同時陷入論文抄襲的風暴當中,這讓「論文門」成了這幾天台灣政論節目的大熱門,我自然也「不甘寂寞」來叼絮幾句;說到寫論文,碩士論文在賈師馥茗的嚴格要求下,熬過半年多「三更燈火五更雞」的辛苦日子,更被老師改的「滿江紅」(那還是用稿紙抄寫的時代),但迄今仍對恩師的要求感念在心,不過博士論文少了嚴師的催逼,加上自己心理的「抗拒」(學術論文必須「尋找」別人的話來「印證」自己的看法,相較之下現在寫時事評論就可以暢所欲言,只要引用資料不要出錯,就不必太「遷就」別人的觀點),資格考通過許久,一篇論文卻一直「難產」,最後讓自己的學術路只得止步於「博士候選人」,因為有這樣的「心路歷程」,談起論文該可以比「一般人」有更多的感觸。

PH值1.6的酸民

文/鄭文嵐

看到一則有關宜蘭童玩藝術節的新聞報導,說網po「童玩節水質PH值1.6」如化骨水,而縣府的反應除了盡力「解釋說明」之外,竟然只是「也會考慮追究」,看了真讓我有「啼笑皆非」的感覺;一方面是這些「自己PH值1.6的酸民」,竟然敢以「近乎白癡」的說法來造謠,真為這些人的「程度」覺得可笑,也為這樣的「心態」覺得可悲,另一方面我也對縣府這種溫吞不火的「包容」態度,面對明顯的惡意中傷,竟只是在「考慮」是否要究責,這除讓人感受「公僕難為」的無奈,也為他們不敢為公道正義挺身而出的消極心態感到痛心。

民進黨提名的「邏輯」

文/鄭文嵐

民進黨「會選舉」是眾所周知,過去他們引以自豪的是其初選機制,還標榜即使初選殺得「刀刀見骨」,但最後還是會「團結」一致對外,但那是有國民黨這個「強敵」在旁虎視眈眈,為了「存活」下去,不得不挑個「戰鬥力」最強的人出來,歷經一場場選戰的洗禮,也讓民進黨頗有斬獲;對國民黨來說,在民進黨將其黨產榨乾後,這個靠著「金權」選舉的百年政黨已難有「集體戰力」可言,其沒落衰敗更是不爭的事實,地方性的選舉還勉強可憑候選人的「個人條件」與綠營一較長短,全國性的選舉綠營在「芒果乾」的加持下,即便藍營有韓國瑜那樣的超高人氣,最後也只得黯然敗下陣來。因為主客觀環境已經改變,民進黨連過去標榜的「清廉勤政愛鄉土」都可棄若敝屣,何況只是黨內的「初選制度」?當前民進黨的「國民黨化」已是有目共睹的事實,所以在「提名」這件事上,初選已成「可有可無」的形式,選對會也只是「聊備一格」的存在,一切還是以被亞洲週刊封為「民選獨裁」的蔡英文說了算,所以「徵召」取代「初選」,也是勢所必然,只是令人好奇的是這種徵召提名的「邏輯」到底是什麼,卻讓人一頭霧水。

一條安全回家的路 學甲車禍的省思

文/唐貞觀 

學甲野狗傷人釀成嚴重交通事故。因野狗襲擊導致行路人受傷,這在台南早已不是新聞。六月初永康也發生流浪狗襲擊路人的事件,三年前更有一位國小女童因此摔車不治身亡。事故發生後台南市動物防疫保護處除了積極的捕捉當地的流浪狗外,市政府也規劃斥資1.5億設置學甲多功能動保園區,但遭到多位議員與助理率抗議民眾到市府鳴笛、吶喊、抗議,反對動保園區的建置,民眾還險些衝進市政府,更導致整個計畫胎死腹中。議員與民眾們的訴求、是動保園區的建置會「動到先人風水」。

【墨客談】 足堪驕傲的民主政治 慘遭低劣選舉文化踐踏

前衛生署長楊志良拜會高雄市議會,有意參選高雄市長,台灣基進黨新聞部主任張博洋卻以「誰家阿公走失」惡意評論,絲毫不加掩飾,完全展現惡質選舉文化粗俗低劣的一面。

沖冤與國賠的鬧劇背後

文/鄭文嵐

俄烏的戰事已持續一百多天,隨著一輪又一輪的制裁,傷敵八百自傷一千的苦果浮現,讓歐美飽嘗通膨的壓力,歐盟各國已迫於國內的民意壓力,紛紛現出「厭戰」的氛圍,反觀國內的選戰,熱度才逐漸加溫當中,桃園市二黨的「空降尖兵」對壘已成形,台北市就在等「一個人」,只要才解隔離的阿中宣布「接受徵召」就要上演三國演義,比起來宜蘭的選情「相對單純」,林縣長挟現任及高人氣的優勢,接受藍營徵召是意料中事,江市長四年前通過民調勝出,最後卻因其「師父」代理縣長,他宣布「讓賢」而退出縣長的逐鹿,(只是後來代理縣長「扶正」不成,讓他的「私相授受」成了竹籃打水一場空),這次綠營推翻多年的「黨內初選」傳統,變成「神隱小英」一把抓,所以他也「順理成章」被徵召參選,更早早在宜蘭各地高掛起「疼惜宜蘭重建榮耀」的看板,所以也是傳統二強對戰的態勢

宜蘭選戰開打了

文/鄭文嵐

當民進黨縣議會黨團在縣內一些交通要道,樹立起巨型質疑縣長林姿妙清白的看板,就讓人驚覺「年底選戰」已經悄然開打,林縣長的事從年初迄今,經過檢調幾波大動作的搜索,以及聲押禁見被駁回的動作,對縣民而言早已不是什麼「新鮮事」,倒是國民黨議會黨團昨日召開記者會,掀開綠營候選人江聰淵「坐過牢」的黑歷史,反引來眾多縣民的興趣與議論。雙方第一波的交鋒均由「議會黨團」發動,而且皆主打「清廉」這個議題,這樣的「起手式」毋寧充滿火藥味,也增加更大的「可看性」,但「看熱鬧」之餘更要「看門道」,我這個「業餘的」時事評論人,也忍不住想發發一點「牢騷」。

« 上一頁 1 | 2 | 3 | 4 | 5 | 6 | 7 | 8 | 9 | 10 下一頁 »

Image
Im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