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

台灣最不缺的就是「口水」

台灣發生數十年來最嚴重的乾旱,西半部各水庫幾乎乾涸的畫面,不時出現在媒體報導中,這幾天雖然天降甘霖,各地民眾歡欣雀躍,但終究是杯水車薪,對旱象的紓解仍幫助有限,三立去年拼命「造神」,因颱風屢次「過門不入」,而把蔡英文稱為「天氣之子」,好像這完全是她一人的「功勞」,可笑的是今年旱象已顯,她也上演「祈雨秀」,結果老天似乎也不給面子,(如果她的「秀」是這幾天,那肯定又要被「捧上天」),這時是否變成「天棄之子」?想想她吹噓花超過千億的「抄錢部署」,承諾的「不缺水、不淹水」,結果是讓年年舉辦的「泳渡日月潭」,有人說可以改成辦「路跑」了;儘管台灣「水情吃緊」,但政壇的「口水」可就一點也不缺。

「教育現場」亂象會是推倒宜蘭縣政府施政的第一塊骨牌嗎?

果然如遴選前的節目預報,4月24日的校長遴選審議會後,「冬山國中」成了《Google搜尋趨勢》一周內網路聲量飆升的熱搜字串。但好笑的是,一向擔任縣府化妝師的官網「縣府新聞」或「首長新聞」,迄今連一篇新聞稿回應都沒有,這難道是刻意的「冷處理」?還是「無能處理」?

 

該丟了吧~不適任校長們!

時序到了,這部戲總是會在宜蘭的教育圈準時開鑼上演,近日,宜蘭縣教師職業工會發佈新聞稿,特別宣示「現任校長辦學績效評鑑徒具形式,亟待改善」、「應尊重校內透過民主制度所產生之集體意志」與「儘速建立不適任校長淘汰退場機制」三項意見。平面媒體也接連三篇「宜縣校長遴選不許參與人員發表言論 挨批回到戒嚴時代」、「宜縣校長績效評鑑 被批缺多元管道」及「不適任校長退場機制遭質疑不周延 宜縣府:現行制度可把關」報導,就在本周末遴選審議會議前露出,頗有向宜蘭縣教育處打臉的意味。

民進黨還知道什麼叫「擔當」嗎?

二年多前普悠瑪失事的殷鑑不遠,18條人命犧牲的沉痛猶在,這次台鐵又出了更大的事故,太魯閣號上的50條寶貴生命瞬間消失,當舉國震驚之際,看到執政的民進黨種種荒腔走板的「表現」,真讓人對網路流傳的一張「猴子開車」照片發出「會心」但卻「無奈」的一笑,民進黨政客這一群野猴子,搶到了一部車子(政權),但卻沒人知道如何「開車」(治國),這真是當前台灣的真實寫照。

棉花與洋蔥

中美2+2談判在楊潔篪16分鐘的霸氣回應後,幾乎已可說是「不歡而散」,所以沒有任何「成果」自不意外,之後雙方各展神通以「拉幫結派」,世界形成雙強對立的態勢已更明朗,除「五眼聯盟」的跟班還忠心耿耿,美國更加緊腳步修復被川普搞壞的「美歐關係」,而香港在美國領事館被關,以及港版國安法通過後,基本上已沒有多少「操弄」空間,美國只好「另闢戰場」,拿新疆大作文章,什麼宗教迫害、什麼強迫勞改、什麼種族滅絕,儼然新疆已成為「人間煉獄」,而一些著名廠商也抬出「人權」的大纛,拒絕使用「新疆棉」,台灣在這一波浪濤中也不甘後人,出來「刷存在感」,1450還直接把新疆棉「定位」為「血汗棉花」,蘇貞昌也出面譴責一些挺新疆棉的藝人,怪他們不該為「私利」而忽視「人權」,似乎與歐美「同一陣線」就可抬高身價,但這個「如意算盤」真的能「如意」嗎?除了打臉邱太三「台灣對中國從沒有惡意過」的說法外,恐怕最後會「事與願違」,甚且可能會「自食惡果」,想想前陣子的「鳳梨事件」,難保對岸不會「故技重施」,到時不知又是哪類產品要「倒大楣」。

鳳梨香蕉政治學

幾年前台灣有本滿風行的翻譯書:《蘋果橘子經濟學》,說是經濟學,其實是透過生活細節來解釋一些社會現象,把「蘋果與橘子」並陳以凸顯其荒誕,但當前台灣就有活生生的例子,只是「主角」換成「鳳梨與香蕉」,在「中國暫停台灣鳳梨進口」與「日本銷毀台灣進口香蕉」這二件事,讓我們再度見識到意識形態掛帥的「政治現實」。

中心價值vs雙重標準

一篇《雙連埤的「小」風暴》,似乎觸動綠營的「核心價值」,連媒體的無冕王都在個人臉書做回應,還把興中國中的舊事拿來相提並論,荒野保護協會創辦人徐仁修的臉書貼文,更是被宜蘭的「綠」衛兵奉為圭臬在轉傳,宜蘭環保聯盟也發了新聞稿,為荒野保護協會發聲、為雙連埤生態教室請命,誠如該林姓記者標榜是忠於自己的「中心價值」,所以才會掀起這場論戰的波瀾,我之所以甘冒被環保人士「貼標籤」的風險,一樣是為了堅持「為所當為」,套句魯迅的話:「橫眉冷對千夫指,俯首甘為孺子牛」,我無怨也無悔。

雙連埤的「小」風暴

「藻礁永存」的議題在全台延燒,環境保護與經濟發展的衝突又浮上檯面,而「雙連埤分校」的使用爭議,也成了宜蘭方興未艾的「小」風暴,雙連埤的開發與否,二十幾年前曾在宜蘭掀起論戰,但在以標榜環保立縣的宜蘭,開發的聲浪終於消弱甚至平息下來,而大湖國小雙連埤分校的校地屬鄉公所,校舍產權歸縣政府,廢校後自八十九年起,校舍由荒野保護協會承租並「代管使用」,每二至三年續約,「期滿視情況續約或公開徵求認養單位」,多年來似乎都「相安無事」,只是最近在地居民向鄉公所及議員反映,這中間的矛盾才「浮現」,而自由時報林姓記者的一篇報導,更是火上加油,讓不明究理的人群起譁然,以為縣府棄環保生態於不顧,(我個人也是其中之一,還好我設法「多方求證」,否則也不會有這一篇文章),是可忍孰不可忍,欲發動連署「保護」雙連埤生態教室的存續,與藻礁的議題雖然「大小有別」,但卻不無「移花接木」之嫌。

善意、惡意,誰來定義?

邱太三,何許人也?他做過律師、民代、副市長、黨務主管、教授、部長等等工作,曾擔任其辦公室主任的立法院副院長蔡其昌形容他是個「超級工具人,什麼位置需要人才他都能隨時補得上」,如果不是剛接掌陸委會就「語出驚人」,或許這個名字已隨著他因「關說案」離開國安會諮詢委員職位而逐漸被淡忘,不過這個民進黨的「工具人」果然「不同凡響」,甫一上任就「語不驚人死不休」,一句「我們政府向來對中國、對中國大陸從來沒有惡意過」,這恐怕就顛覆「所有人」的想法,不但「 藍白陣營」的人不解,恐怕綠營的人會更感錯愕。

時中、時鐘,走鐘、送鐘?

去年中國大陸爆發新型冠狀病毒的疫情,SARS的噩夢又重現,台灣也隨即成立「中央疫情指揮中心」以因應,在春節前夕,武漢封城,為世界投下一顆震撼彈,一時「中國蔑視人權」的指責紛至沓來,這更讓蔡政府逮到醜中仇中的大好機會,直接將此定名爲「武漢肺炎」,並切斷與中國大陸的聯繫,還禁止口罩出口,對中國的疫情不但「袖手旁觀」,甚且「幸災樂禍」,然後國內掀起「口罩之亂」,且以大內宣吹噓「口罩國家隊」的豐功偉績,也對「實名制」的作法沾沾自喜,更透過「口罩外交」,企圖贏得國際的「敬重」,結果卻是淪為低級的國際笑柄,(想想1450對德國代表處、對新加坡總理夫人的「出征」吧!)而這一切的一切,更把「指揮官陳時中」捧上天,整天都在為確診的「加0」作秀,甚至國內觀光代言靠他、推銷農產品也靠他,只見他像隻花蝴蝶到處穿梭,「順時中」成了不可違逆的流行,陳時中自己被捧上「神壇」,也忘了要怎麼「做人」。

凱子政府,阿Q政客

當中美這世界兩大強國劍拔弩張,從貿易戰、科技戰、外交戰到軍事彼此秀肌肉,本來台灣夾在中間,是「兩大之間難為小」的處境,該戒慎恐懼面對才是,但綠營在「舔美反中」的最高指導原則下,可謂「吃了秤砣鐵了心」地義無反顧,對美國是極盡「跪舔諂媚」之能事,號稱台美是斷交四十幾年來「關係最好」的時候,並以此洋洋自得,不過相對台海兩岸的關係也陷於「空前緊張」的狀態,政治的對立日益嚴峻,戰雲密佈更已迫在眉睫,偏偏台灣對中國的經濟依存度卻有增無減,我們的官員還可說這表示中國「需要」台灣,對被排除在RECP之外,也可自我安慰說「對我影響不大」,真不知若對岸連ECFA也喊卡,在「武統」前先「窮台」,台灣要如何自處?美國「救」得了台灣嗎?

華盛頓的「美國之春」?

一月六日,華盛頓石破天驚的一幕,絕對會載入世界的史冊,原本以為只有發生在落後世界的畫面,卻活生生映入世人的眼簾,當天下午美國國會正在進行總統大選結果的認證,卻遭川普的支持者強行闖入,副總統及國會議員只能狼狽從地撤走,整個動亂過程中有一人中彈身亡,另有四人意外死亡,在號稱全球「民主典範」的美國,卻演出「國會被暴民攻佔」的場面,這「震撼人心」的一刻,除了引起世人熱議之外,也不免令人省思:難道「美式民主」也這麼脆弱,或根本只是一場「假象」?

就事論事看《亞洲週刊》報導「台灣民選獨裁幕後」

亞洲週刊以「台灣民選獨裁幕後,綠營新威權主義現象」為題作深入報導,並以蔡英文身穿龍袍的合成照當封面,結果引來兩極化的反應,在野的反對者認為「非常貼切」,但綠營支持者卻「難以忍受」,並對該週刊直接加以「抹紅」攻擊,認為該週刊是「北京政府的喉舌」,甚至還立即對維基百科上的條目加以篡改,似乎這又陷入「公婆說理各自堅持」的情況,然而撇開「情緒化」的心理,以及「意識形態」的藍綠對立,我們應回到「現實面」來「就事論事」,這才是理性社會應該具備的基本素養。

萊牛、漫畫的最短距離

自從蔡英文「突然」宣佈開放美國的萊豬進口,台灣島內頓時炸了鍋,民怨讓民進黨一時也覺得難以招架,先「安撫」(或「嚇唬」)黨內少數不同的聲音後,就啟動國家機器全面「消毒」,」然後再動員綠媒無極限的護航,對照過去民進黨「反萊牛」的抗爭,真讓人見識到「雙標黨」的嘴臉,只能令人詫異地說「這些人怎麼可以不要臉到此地步」;蔡英文只用「時空背景不同」就想帶過,有人質疑是否「為加入CPTPP」或「為取得美國護台的保證」,這方面她又遮遮掩掩說「沒有這些壓力」,(這不免令人有「另外聯想」,莫非是「她個人」有什麼把柄被美方掌握,譬如:學歷真偽、操弄民調與選舉等等,所以她才不得不「低聲下氣」,否則一個「最會溝通」的政府,怎麼置人民的反對而不理,怎麼視民眾的健康於不顧?)「真相」如何恐怕只有她清楚。

喝酒「相挺」或「相慶」?

在中澳的貿易戰中,台灣也不甘寂寞選邊站,基於「敵人的敵人就是朋友」的觀點,敢和中國對幹的國家,自然「值得」我們喝采力挺,至於「誰對誰錯」那已經不重要,至少對蔡英文領導的政府,連禮義廉恥都可以棄若敝屣,哪需要分清事情的「是非曲直」?當美國籌組「五眼聯盟」,澳洲就勇於充當川普的馬前卒,從封殺華為的5G設備、譴責扼殺新疆維族人權、批評通過香港國安法、指控中國散佈「武漢肺炎」病毒並發起求償,這一項又一項早已讓中澳的關係降至冰點,此次的導火線則起因於一幅電腦漫畫,中國外交部發言人趙立堅,推文譴責澳國特種部隊,在阿富汗「以戰俘與兒童」為兵練膽的殘虐行為,並附上這幅漫畫,結果卻引來澳國總理莫里森強烈的反應,並要求中國要「道歉」。

「信功」,誰讓誰的「信用破功」?

萊豬進口已迫在眉睫,「無能」的政府,做了「無恥」的事,「無辜」的民眾,似乎只有「無奈」的接受,只是藍綠的攻防還如火如荼進行著,綠營動員國家機器,即使昧著「自己良心」與「科學認知」,也要為「主子」的「突發奇想」來圓謊護航,藍營則打著為民請命的旗幟,就這個攸關全民健康的議題窮追猛打,以蓄積個人的「政治能量」,繼史上「最血腥」的問政之後,萊豬的戰火仍在國會殿堂延燒。

« 上一頁 1 | 2 | 3 下一頁 »

Im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