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

「英粉」、「川粉」變變變

美國總統大選舉世矚目,這是毋庸置疑的,但除了美國本土的狂熱激化之外,要選出全世界「最投入」的地區,絕對非台灣莫屬,而且台灣從執政的蔡英文以降的各級官員與民代,以及以公帑「豢養」的媒體、名嘴與網軍,幾乎都把自己「英粉」的身分錯亂成「川粉」,川普幾成了綠營的「唯一選擇」,從四年前川普勝選就把「川蔡通電話」拿來吹噓,之後也不斷「提醒」民眾說川普對台灣的「友善與關注」,更標榜是川普讓「台美關係」提升至前所未有的緊密,甚至連已經變成官方「傳聲筒」的民視,都要在「台灣演義」的節目中,製作一集「川普與台灣」的專輯

到底「誰」瘋了?

正在台美關係大好,卻又兩岸戰雲密佈之際,連國民黨為了搶「愛台灣」這塊招牌,也丟掉捧著幾十年「九二共識」的神主牌,在立法院「主動提案」要推動「台美建交」與「美軍協防台灣」,真讓人幾乎神經錯亂,幾時國民黨「由藍轉綠」,在跟已經褪色的「時代力量」爭當民進黨的馬前卒,我都不禁懷疑「國民黨,瘋了嗎?」此舉儼然「台灣獨立」已成了台灣島內的「藍綠共識」,反正只要美國老大哥肯出面力挺,中國這隻「紙老虎」豈敢輕舉妄動?這種「以武謀獨」的想法,已成執政黨帶領風向下的「主流思潮」,連著幾項民調也「充分反映」如此的氛圍,所以蕭美琴的「提前部署」,自封為「台灣駐美大使」也就不讓人「意外」,怎奈情勢會「急轉直下」,「斷交部長」吳釗燮首先發難,竟然放棄讓他ㄧ雪前恥的「機會」,說出「目前不尋求與美國建立全面的外交關係」,不禁令人腦中浮現一個念頭:「吳釗燮,你瘋了嗎?」

「豬羊變色」變成了嗎?

馬政府時代,為了美豬美牛開放進口的議題,民進黨與一些所謂的「公民團體」,可是卯足全勁地反對、阻擋,結果馬英九在「美國壓力」與「國內民意」雙重夾擊下,總算守住「牛豬分離」的底限,時隔才七年,蔡英文卻在「毫無預警」的情況下,宣佈開放含萊克多巴胺的美豬進口,甚至直接下達行政命令,連讓立法院審議的機會也不給,接著國家機器全面啟動護航,不但綠營民代及官員紛紛改口,連當初反美豬美牛進口的公民團體也「集體噤聲」,蔡英文用個「時空背景不同」就置民眾健康於不顧,蘇貞昌率其團隊更擦脂抹粉說是為了「跟國際接軌」,偏偏世界禁食萊豬與開放使用的比例約「8:1」,這說法等於「自我掌嘴」,而那些「公民團體」也終於現出原形,原來只是扮演民進黨側翼的鷹犬走狗罷了。

台美建交缺「東風」?

今年總統大選是海峽兩岸「和與戰」的分水嶺,結果「主戰派」的蔡英文,以極端的「反中」而贏得壓倒性勝利,這也讓獨派的聲浪空前高漲,而在中美貿易戰開打後,台灣更無視「兩大之間難為小」的現實,除甘於跟在美國後面搖旗吶喊,有時甚且還衝到前面當急先鋒去挑釁,對這個「跟班小弟」的表現,美國也不時給些「甜頭」,譬如賣M1A2這個「號稱」地表最強的坦克(但不見得「最合用」)給台灣,或通過「台灣旅行法」,允許美國「高官」來台訪問,這都讓獨派人士「嗨翻了」,認為當前是台美斷交後,「關係最好」的時候,不過最「振奮人心」的莫過於出現「台美建交」的建議,在美國智庫學者與國會議員都有這聲音浮現,一時之間彷彿「台美建交」已「水到渠成」且「指日可待」,甚至連駐美代表蕭美琴都迫不及待地改稱自己為「駐美大使」,有人說墨菲另一條定律是:「一件事好的不像真的,那就一定不是真的」,或許台美的「建交」就應了這個「魔咒」。

戰到一兵一卒,可能嗎?

蔡英文剛完成第二次民進黨執政時,提出「兩岸維持現狀」的主張,對多數民眾而言,「先顧巴度,再顧佛祖」的想法,當然是民生經濟最優先,統獨議題擺一邊,兩岸能維持「相安無事」的現狀無疑是最佳選擇,若為了爭「統與獨」以致兵戎相見,那可是二千三百萬人的噩夢;然而這「卑微」的願望最後也落了空,所謂「聽其言而觀其行」,蔡總統的維持現狀到頭來只是「政治用語」,她的實際作為卻是南轅北轍,今年大選前更利用香港的動亂局勢,極力操弄反中情緒,所謂國安五法的通過,則把中國視為境外的「唯一敵人」,挟817萬高票當選的聲勢,她更是有恃無恐,雖然仍「不敢」公然宣佈台灣獨立,但「去中華民國化」的舉措卻層出不窮,(連駐美代表的蕭美琴,都可以在推特上自稱是「台灣駐美大使」),當中美貿易戰開打,蔡英文更充當川普的馬前卒,向美靠攏的情勢益發明顯,標榜從斷交以來,現在是「台美關係」最密切的時候,隨著阿札爾、克拉克的相繼訪台,台灣付出「進口毒豬」與「高額軍購」的代價,去換得美國「虛無縹緲」的「防台承諾」,而這對中國來說已是「是可忍孰不可忍」的挑釁,也讓兩岸想「維持現狀」根本成為空談,「注定一戰」似乎已迫在眉睫,昔時當馬關條約簽訂,清廷把台灣割讓給日本,邱逢甲浩歎「宰相有權能割地,孤臣無力可回天」,但當前台灣陷入戰爭的邊緣,卻是我們選出的總統一手造成,這又能向誰喊冤?

荒唐事一樁樁 潘文忠還適任教育部長嗎?

台灣教育史上唯一回鍋再任教育部長的,前無古人唯有潘文忠。但荒唐事不只一樁,不禁令人懷疑:他還是適任的教育部長嗎?

國家隊?國家「墜」?

年初,新冠肺炎爆發「伊始」,因為中國首先將武漢「封城」以避免疫情擴散,(越來越多證據證明「武漢」,可能只是世界軍人運動會後的「受害者」,而不是病毒的「輸出者」),台灣又開始「撿到槍」,除了官方定調是「武漢肺炎」,更直接切斷和中國的「來往」,(才炮製出許多有家歸不得的「小明」來,也讓陳時中為武漢包機載回「一個」確診者而掉下「男兒淚」),還自我膨脹到說是台灣「首先」向世衛組織「提醒」,這個肺炎可能會「人傳人」,然後就丟出「超前部署」的名詞,掀起令社會民眾瘋狂的「口罩之亂」,並以建立「口罩國家隊」自豪,要民眾可以「安心」,接下來的「口罩實名制1.0、2.0、3.0」,弄得民眾眼花繚亂,但「不便民」的情況卻改善有限,義和團式的自我催眠,讓台灣民眾以「防疫模範生」自我陶醉,政府卻趁機大搞「口罩外交」,東西一送出就指望對方能「感激涕零」,否則1450就群起而攻之,至於國人也習慣實名制的購買,若非陳建仁前副總統的「提醒」,再掀搶購風潮,否則口罩的「需求」似乎已不再,至於口罩國家隊是怎麼在「運作」,對絕大多數國人來說仍是諱莫如深,這次的「出包」,也讓國家隊「血汗工廠」般的景況曝了光。

祝民進黨「豬」事大吉

當美國衛生部長阿札爾「高調」訪台,冒著防疫破口的高風險,陳時中霸氣十足的回應「有事情我負責」,致詞時的「習總統」還被綠營「護主心切」如謝志偉之流者硬拗,即便當事人已推文承認「口誤」,(只是這麼重要的場合,會發生這麼嚴重的口誤,而且還不止一次,你相信嗎?)死忠的「英粉」還是不願認錯,並一再強調這是台美外交的「大突破」;按理說以世界疫情最嚴重的美國,來台灣該是向我們這個「防疫模範生」取經才是,但在留下「口誤」的致詞離境後,連「疫苗合作」也沒什麼實質的「進展」,被前衛生署長楊志良等人調侃「一事無成」,而邱淑媞前署長更對阿札爾的「奸商」背景,提出強烈質疑,結果當蔡英文「無預警」宣佈:允許含瘦肉精的美豬進口,突然間一切「豁然開朗」,原來「防疫」是幌子,為美豬「叩關」才是目的所在,藉此以拉抬川普低迷的選情,算來阿札爾這個「生意人」,此行可真是「功德圓滿」,楊前署長恐怕是「誤解」了。

當「時中」已「走鐘」

當「時中」已被造成是台灣防疫的大神,坐上神壇的他,也已然忘記自己的「凡人」身分,他的一言一語都是凜然不可違背的「神諭」,防疫中心的「規定」更是不容任何質疑,對有絲毫「動搖民心」的舉措或傳聞,都祭出重罰「殺無赦」,(不過「雙標黨」的任何措施都免不了「雙標」,當前副總統的「預先儲備三個月份口罩」,以因應可能再爆發的疫情,此言一出,口罩之亂的戲碼隨即又上演,對台灣這個「防疫模範生」,可真是當頭棒喝,不過防疫中心除了重申台灣無「本土感染」的陳腔濫調外,對陳建仁可不敢祭出任何罰則),當台灣常鄙視對岸沒有台灣般的「言論自由」,現在台灣的言論又有多少「自由」可言?或許還是「有」,但那得看「你是誰」,想想前述「逆時中」的論調,如果出自於「你」或「我」之口,能躲得過防疫中心的「追殺」嗎?說到追殺,這次彰化衛生局長葉彥伯,可真是「窩囊」透頂,抓出防疫的「漏網之魚」,這明明是一件對民眾「絕對有利」的事,結果卻面臨被「政風徹查」以及「1450出征」的命運,真是天大的「笑話」。

人格「無價」,「君子」何辜?

當尹立等一票人被稱為「罷韓四君子」,當蘇治芬把「禮義廉恥」視為威權復辟,當蘇貞昌可以公然在神明面前說謊,當要退出政壇的謝長廷還在逍遙地做他的「助日代表」,當有嚴重學術詐欺之嫌的蔡英文可大言不慚說自己有1.5個博士學位,.....當這些例子在民進黨陣營俯拾皆是,我不禁想起標題的那些話,為了達到政治目的,這些政客真是棄「人格」如敝屣,拿「君子」當反諷,什麼話都敢說,什麼事都敢做,再幾天高雄市長補選就要投票,如果沒有「意外」,前年意外遭到滑鐵盧那顆「西瓜」,應該是可以夙願得償,不過對他標榜自己「要」打一場有格調的選戰,呼籲進行一場「君子之爭」,我個人卻嗤之以鼻,「要」怎樣,這是嘴巴說說而已,「聽其言」更要「觀其行」,當一個老菸槍說要把菸戒了,一個嗜賭成性的人說從此不賭了,這些話能有多少可信度,自是可想而知。

「升官」「發財」跟我來?

這二天台灣政壇最大的震撼莫過於爆發「立委集體收賄」案件,而且「牽扯甚廣」,藍綠黃白無一黨能「倖免」,而據媒體披露的「收賄」金額,似乎也跟政黨的「勢力」有著「正相關」,箇中原因頗「耐人尋味」;因為自己的姪子涉案,甫就任不久的總統府秘書長蘇嘉全,還發表「清白是我第二生命」的聲明,辭去秘書長一職,要讓蔡英文總統「好辦事」;而蔡英文更「罕見」的震怒,向執政團隊高分貝喊話:「升官發財請走別路」;這一連串的發展,令人眼花撩亂,腦筋也跟著快打結了,不過我試著就過去「媒體的報導」去釐清此間的脈絡,原來還不完全是「橫空出世」的無跡可尋。

當「神話」變成「笑話」

當新冠肺炎的疫情在武漢炸開後,台灣政府真的充分掌握「反中仇中」的心理,即使世衛組織已「正名」,我們還是由官方「統一口徑」稱之為「武漢肺炎」,即便中國採取「封城」措施以控制疫情擴散,我們的1450還可抬出「人權」的大纛,發動強烈的攻擊,衛福部甚至還「自抬身價」,說有去函世衛組織

學位與論文的「純度」知多少

今年總統大選,蔡英文的「假博士」疑雲,成了媒體「不能碰」的禁忌,除了少數自媒體如彭文正、童文薰、歐崇敬等還肯抽絲剝繭批判外,主流媒體幾乎是「自動噤聲」,國民黨偶爾出現的零星火力根本不起作用,立委也只有陳學聖召開一個公聽會,但在綠營全面抵制下,最後也「不了了之」,一個「教授」的升等資料,竟然是國家的「最高機密」,得等到2049年才能解密,這絕對是「古今中外」聞所未聞,隨著選戰落幕,一個背負學術詐欺嫌疑的人,卻又以創紀錄的高票當選,她學位與論文的諸多「疑點」,也似乎就逐漸被「淡忘」,任誰也沒料到「滅韓」之後的高雄市長補選,國民黨推出的年輕女議員李眉蓁,儘管被視為是「犧牲打」,不管這次的出擊是否真如預測的「犧牲」,但絕對不是「毫無所獲」的白白犧牲,因為她的碩士論文涉及抄襲的風波,連帶把蔡英文的「論文門」又浮上檯面,這恐怕是所有人始料所未及的。

稱呼同學很沉重 給呂大法官的一封信

猶豫了許久,不知道怎麼動筆,甚至連「稱呼」都考慮再三,儘管高中同窗,但現在你貴為大法官,如果用「同學」相稱,是否顯得自己有攀炎附勢的嫌疑,最後還是「尊重」你的職位,稱你一聲「呂大法官」,既符合「現況」,也不卑不亢,不過連自己聽起來都覺得「好生疏」,好不真實

立法院內外的一場笑話

國民黨立委「石破天驚」地「佔領立法院」,揚言「若不撤換陳菊的監察院長提名就絕不離開」,結果不到二十四小時就被民進黨立委「突破」,甚至被「勒脖子」架離現場,一場「突如其來」的抗爭,最後變成是一場鬧劇、一則笑談。太陽花運動的學生,有民進黨在「背後撐腰」(現在已毋須再遮掩否認),所以可以拖上二十幾天,而堂堂的一群「藍營立委」,卻只撐了二十幾小時,相差真不能以道里計

一台冷氣看出台灣教育原來是光屁股的卡臣?

海水退潮就知道誰沒穿褲子游泳(After all, you only find out who is swimming naked when the tide goes out.)這句巴菲特名言真的是道盡台灣教育近十年來在國民教育的基礎建設上,政府美其名撒錢自誇「前瞻政績」,其實真相恐怕是-光著屁股辦教育?

« 上一頁 1 | 2 下一頁 »

Im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