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人權監委「與惡沒了距離」

文/夏學理

朋友轉來監委高涌誠、林郁容「一案重提、二度彈劾」檢察官陳隆翔的媒體消息,同時附帶上了一句「真是恐怖」,啟發筆者深入探索「陳隆翔案」的動機。在閱畢相關新聞並查找其他有關資料與報導後,筆者回覆友人:「真是恐怖,也很荼毒」。友人收訊後來電,甫開口就說筆者驚聲說道:「終於明白,你去年以來所遭遇的一切……」。筆者苦笑著回以:「就連代表國家的檢察官,都慘遭監委追殺了,我一介布衣、小小書生,如何能夠倖免……」。

2019年,在公視主頻首播之社會寫實劇《我們與惡的距離》,成功躋身為公視史上,收視率第五高的戲劇節目。可惜,戲劇本應帶有的「心靈淨化」功能,趕不上人心與「惡」的步步趨近,最終,民主台灣還向下沉淪為「與惡沒了距離」!以陳隆翔檢察官的遭遇為例,陳檢察官於本(5)月7日發佈書面聲明表示:這次彈劾,「完全沒被監委約詢、調查」,「連為自己辯護的機會都沒有」;他一直以為程序正義是法治國家最基本要有的價值理念,但他徹底失望了。監察院連程序正義都不顧,「斲喪司法公信力的不是我,傷害監察權公信力是監察院自己」!(https://udn.com/news/story/7321/6296445

近乎同樣的話,筆者在去(2021)年8月,也曾於報端連番敘寫:「上(7)月26日,監察院、臺師大與教育部,聯手荒腔上演的「願打、願挨」、「項莊舞劍」走板劇碼,就直讓世人大開眼界。理由是:在監察院「王幼玲、田秋堇調查報告」裡,對時任臺師大表演藝術所所長的夏學理所做的各項污名指控,「該二位監委根本不曾向夏學理求證」!試問:監察院「教育及文化委員會」何以能囫圇通過該調查報告?」(https://www.upmedia.mg/news_info.php?Type=2&SerialNo=121644https://www.upmedia.mg/news_info.php?Type=2&SerialNo=121905

就陳隆翔檢察官所痛指的:「完全沒被監委約詢、調查」,「連為自己辯護的機會都沒有」,以及筆者親身經歷的「該二位監委根本不曾向夏學理求證」!當這些最最起碼的法治國家「程序正義」迭遭踐踏、毀棄,「保護每一個人」、「不受體制壓迫」、「免於被暴力剝奪」等「國家人權委員會」(由10名監委兼任委員)宣言,既也已煙消雲散,取而代之的,豈非「形式民主票決,實質幫派私刑、集體暴力」!?

陳隆翔檢察官的最新聲明(5/14)說得真:「依照先前已經公開的首次彈劾約詢譯文,高涌誠曾對陳隆翔說:「你不幫我想怎麼解決的方法,就是你要逼我們彈劾你,彈劾了以後,才能夠去聲請再審」!對於這段血紅般的譯文內容,陳隆翔在他最新的聲明裡直問:這段追殺經過,「你(高涌誠)是忘記了?還是害怕想起來呢?」(https://news.ltn.com.tw/news/society/breakingnews/3926310

當人權監委「與惡沒了距離」……,誠不誠如筆者在回覆友人時所說:「真是恐怖,也很荼毒」!

(作者為臺師大教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