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民主」的民主

文/鄭文嵐

「民主」「進步」黨,這個在國民黨「威權統治」下崛起的政黨,以其「本土草根」的性質,對抗國民黨的「外來權貴」,經過二、三十年的「蠶食鯨吞」,終至於成為「完全執政」的政黨,也因為完全執政後的作為,讓人「看破」其內在「貪婪、醜陋、邪惡、霸道」的各種屬性,而諸般的行為更是對其黨名的「民主」和「進步」,形成絕大的反諷;以四大公投來看,根本是「過去的民進黨」跟「現在的民進黨」在對打,而對馬英九投書說台灣現在是「不自由的民主」,民進黨的發言人卻耍嘴皮子說,馬的投書正展現了台灣包容各種言論的民主,但對十之八九媒體成為綠營傳聲筒,連蔡英文涉及學術詐欺的「論文門」事件,除了極少數媒體外已「集體噤聲」,這豈是「言論自由」社會該有的現象,對此她可曾有任何「解釋」?亞洲週刊一篇稱蔡英文為「民選獨裁」的專文,更獲得去年度亞洲媒體有關政治報導的普立茲獎,坐實了台灣形式的「民主」,卻掩飾著實質的「獨裁」,這等於給台灣的「民主」下了一個「註腳」。

當跪舔美國無極限的台灣蔡政府,被邀請參與拜登邀集的全球民主峰會,從得到訊息開始就不斷搞內宣以自嗨,其實拜登舉辦這次的峰會一開始就爭議不斷,邀請的名單把中國與俄羅斯排除在外,其「圍堵中俄」的企圖已昭然若揭,而東協中新加坡李顯龍沒被邀請,但曾被美國指摘以暴力手段取締毒品的杜特蒂反在受邀之列,其所持的「標準」也備受質疑,另受邀的馬來西亞「沒現身也沒獻聲」,巴基斯坦更在開幕前不久「委婉」拒絕出席,這等於給拜登碰了個軟釘子,西方媒體也對此次「民主大拜拜」有諸多批評,美國國內更有民間團體不給面子,抬著「民主棺材」到聯合國總部前抗議,聲稱美國民主已死,拜登於開幕演說直播時觀看的人數也不過數千人,可見全球關注的「熱度」有多冷淡;而最報以「熱切期待」的國家絕對非台灣莫屬,但蔡英文不能「出席」已讓宣傳的氣勢有點受挫,本寄望以唐鳳的「口才與聲望」來扳回一城,結果卻因「突襲」地把一張「紅綠分明」的地圖當背景,觸動美國「一個中國」的紅線,所以畫面直接被拉黑,形成「有聲無影」的窘況,挺台議員盧比奧對美國要「審查」台灣發言的作法高調斥責,這不但戳破此次峰會連「言論自由」都沒有的「民主假象」,也讓台灣準備搞「外宣轉內宣」的「中央廚房」措手不及,原已做好充分準備,要利用這議題把「餅酥渣男」對民進黨的衝擊淡化掉,結果卻因一張「爭議地圖」而節外生枝,一個可以炒作的點卻搞得灰頭土臉,只能說綠營這次真的是「偷雞不著蝕把米」,不但如意算盤打不成,也讓台美關係產生嫌隙,滿懷期待參加的「民主峰會」結果卻「被民主」了。

其實盧比奧的發言,表面是替台灣「仗義執言」,但也凸顯出蔡英文在美國面前當「兒皇帝」的悲哀,不過蔡英文政府實是咎由自取,看看她就任以來,除了講了一句「謙卑謙卑再謙卑」的笑話外,她的所作所為根本與民主是「漸行漸遠」,拿操控所謂「獨立機關」NCC,以「莫名其妙」的理由強關中天新聞台,至今已經滿一年,這種開民主倒車的粗暴行為,在「民主世界」的國家中該是「絕無僅有」的例子;再看看今天舉行的四大公投,蔡英文可以公然竄改公投議題的內容,(「反萊豬」可不是「反美豬」更不是「反美國」,更與「挺中國」扯不上邊),但她領導的國家機器卻可以如此睜眼說瞎話,還編列近六千萬的預算,假國家之「公」濟民進黨之「私」,以「黨意」來對抗「民意」,過去民進黨攻擊國民黨是「黨國不分」,如今民進黨更為蠻橫粗暴,今昔對照民進黨能不汗顏?另外日前民進黨通過2022縣市長提名辦法,「除了已連任兩次的基隆市、新竹市及屏東縣辦理初選外,其他的六都16縣市的候選人,將全由民進黨主席、總統蔡英文徵召」,所以民進黨連過去引以自豪的初選制度,如今也棄同敝屣,所有權力都由在位的「英皇」一把抓,敢問民主進步黨而今的「民主」安在?「進步」安在?所舉數例不過其犖犖大者,其餘諸如斥責大法官、真假學位風波因「不可告人」所以告人、公然說謊(如論文指導教授過世、購買紐約辦事處)、邦國外交一斷再斷無人負責、防疫破口及疫苗亂象也都「耍賴過關」……,諸如此類在民主社會「匪夷所思」的事情,在蔡英文主政下可說是「見怪不怪」。

在美國召開民主峰會前夕,中國也發表一篇長達二萬言的《中國民主白皮書》,與美國分庭抗禮並爭奪話語權,文中批駁美式民主其實已淪為「利益團體」主政,「選舉投票」只是形式空殼,而美國在世界各地「強迫推銷」美式民主,導致各地「顏色革命」四起,反成了動亂的根源,而中國「全過程人民民主」,從「全國脫貧」達標後,更進而推動「共同富裕」,兩相對照,何者才是真的「以民為主」?至於「何謂民主」這個大哉問,我當然無法論斷,不過台灣的民主僅剩「投票空殼」,這已是不爭的事實,甚至連「直接民意」的公投結果,執政的綠營都可「置之不理」(如同婚法、以核養綠),所以在台灣,這種「被民主」的民主,還配稱為「民主」嗎?

(作者為國中退休校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