雞腿蛋糕政治學

文 / 鄭文嵐 

十幾年前有本《蘋果橘子經濟學》頗為風行,作者透過一些生活細節來解釋社會現象,看完有令人「茅塞頓開」的感覺,而如今台灣政壇卻吹起「雞腿蛋糕政治學」之風,頓時成了茶餘飯後一個很不好笑的「笑談」;前者是一個經濟學家和一個新聞工作者,用風趣幽默的角度來解讀嚴肅的社會課題,讀後可以解疑惑、長知識,後者卻是堂堂行政院長和衛福部長,二人用輕佻傲慢的態度來面對生命攸關的問題,聽了讓人既憤怒卻又無奈,或許蘇、陳二人,認為當前是綠營「完全執政」,而媒體及網路也幾乎「完全操控」,最大反對黨國民黨卻又老是「雷聲大雨點小」,起不了什麼作用,所以「有恃無恐」之餘,以「自以為幽默」的口吻,來回答立委或媒體的提問,但他們肯定沒讀過「知天理者,夭或可壽,忽人事者,雖安必危」的古訓,一個掌權者如此違天逆裡,輕忽人命,還真自以為可以長久主宰一切嗎?而我拿二者來相提並論似乎有點不倫不類,但無疑更凸顯其諷刺味十足。

面對一波接著一波的新冠肺炎疫情,台灣靠著自滿和蓋牌,撐起「防疫模範生」的假象,但也暴露出政府「完全不部署」的真相,從「校正回歸」濫用在確診人數,甚至死亡人數之後,指揮中心的記者會更坐實「五漢廢言」的調侃,其實面對疫情最重要的法寶,治標方面就是建立個人衛生習慣:戴口罩、勤洗手、保持社交距離,治本方面就是:施打疫苗,而前者得靠個人自我要求,後者絕對是政府無可旁貸的職責,像以色列就是「提前超買」,所以疫苗覆蓋率在世界名列前茅,而台灣在疫苗採購方面不但是「乏善可陳」,甚至是「疑雲重重」,有人要買來捐,政府設了一道道關卡百般刁難,自己買的卻遲遲不來,然後坐等外國施捨,結果空有數千億外匯存底,卻贏得「疫苗乞丐」之名,連立陶宛才答應捐「區區二萬劑」,我們都要感恩戴德歌頌一番,真令人啼笑皆非。

就在國人等待疫苗如「久旱之望雲霓」,立委質詢時問出人民的心聲,沒想到我們的蘇大院長竟教訓起立委來,還說「訂了雞腿,生產的廠商沒生產,能怪自己為什麼要訂貨嗎?」果然是伶牙俐齒的律師風格,把疫苗比雞腿,然後把自己的責任甩得一乾二淨,真虧他敢「不要臉」到如此地步,(不過話說回來,對一個連神明都敢騙、連四維八德都敢胡扯的人,如此不學無術且撒潑耍賴,似乎也沒什麼好意外),所以對「自購」的國外疫苗,只聞官員「嘴巴響」,卻難得見到「疫苗來」,只是不吃雞腿頂多是無法「解嘴饞」,但不打疫苗可是「會死人」的,我們的律師院長,你在耍嘴皮子時可曾想過這之間相差可不只以道理計?因為主子如此囂張,底下的人當然「有樣學樣」,當郭台銘親赴歐洲「催」BNT疫苗,陳時中還不忘酸一下:「工作困難,祝他馬到成功」,主客混淆易位如此,這疫苗採購到底是「企業」還是「政府」的責任?有蘇院長的「雞腿說」在前,陳部長的「蛋糕說」接續就不會顯得「太突兀」,他為了替高端護航真的使出渾身解數,連「退貨率」過高,都還可以解釋說:「連做蛋糕都會失敗,何況疫苗這高科技的東西」,沒有「保護力數據」,也可以「理不直氣很壯」地說:「第三期人體實驗沒有做,當然沒有這些數據」,但民眾納悶的是那「憑什麼」可以通過EUA?被聯合報記者連三天問到高端疫苗送審情況,他的答案竟然是「不知道」、「忘了問」,最後還直指對方「心態不健康」,而最後的結果是第四天這個女記者在記者會「被消失」;而所謂「4批封緘、8批補件、10批檢驗中」,這更讓人一頭霧水,以這樣的「合格率」政府卻已「超前訂購」,要拿民眾來當白老鼠,我真佩服那些「愛台灣打高端」的「正綠軍」,這樣為「國」犧牲,真的無怨無悔嗎?

一個靠賣「芒果乾」上台的政府,「打天下」時渾身是勁,「治天下」卻一塌糊塗,原來「民之所欲常在我心」根本只是句「屁話」,沒有世衛組織認可的疫苗,就由「自產」的高端疫苗來濫竽充數,科學專業擺一邊,政治算計放中間,「雞腿蛋糕政治學」當道,「千條生命千家悲」對冷血的政客,根本不屑一顧,認為只要靠著大內宣來對支持者洗腦,就可粉飾太平,就可贏得支持,但可不要忘了「傻瓜總是相信除了自己之外,別人都是笨蛋」,民進黨真的把台灣所有人都當笨蛋嗎?

(作者為國中退休校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