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客談】辦公室空調的民主政治寓言

民主,就像是辦公室的空調。

理想上,辦公室的空調應該提供所有人(至少是大多數人)都感到舒適的溫度,但現實層面卻難以滿足辦公室裡的每一位員工,有的人怕冷、有的人怕熱,若是取中間值抓一個適當的室溫,例如攝氏26度好了,最可能出現的狀況是:「非常怕冷」跟「非常怕熱」的人都感到不滿意。

有一家公司,辦公室的空調原本操控在總經理手上,因為總經理是董事會直接派任的空降大員,所以總經理高興設定幾度就是幾度,搞得員工們都很不爽!經過了一連串的抗議、爭取,總經理終於不再堅持己見,同意由大家投票表決:「以多數人的意見為主。」經過開會、投票,決定將辦公室空調設定在25到26度之間。

過了一段時間,最怕冷跟最怕熱的員工開始發難:「雖然說少數服從多數,但是,多數要尊重少數啊!我們的人權難道就不需要理會嗎?」讓辦公室的空調設定再次陷入高低起伏不定的混亂期,有些人受不了溫度忽高忽低,開始感冒生病了。

對此現象不滿的員工趁機籌組工會,揚言:「自己的空調要自己來控管!拒絕辦公室威權!我們要自己挑選總經理。」承受不住排山倒海反彈的聲浪,空降總經理被撤換了,改由員工互相推舉,投票選出大家都喜歡的總經理上台。

新總經理上任後,深知自己的權力來自於所有同仁,這個位置其實不是那麼穩固,為了展現煥然一新的氣象,也讓同仁們嘗嘗甜頭,所以成立了職工福利委員會,告訴大家:「從今天開始,調整冷氣溫度高低的權力在你們自己手上,想調幾度就是幾度,大家不用為這個事情再吵了。」霎時間大家都非常高興,覺得自己當家做主了。

當職工福利委員會開始控管空調溫度高低的時候,突然發現,這份工作可以享受無比的「特權」,例如穿著清涼的秘書小姐抱怨:「好冷喔!人家冷得受不了了啦!」福委會主委立刻獻殷勤的把空調溫度向上提升兩度,秘書小姐高興的拋了兩個媚眼,讓主委心頭又甜又暖;但是在外跑業務的經理回到辦公室,一身是汗的指責:「省電也不是這樣子省,我們為公司創造這麼多業績,就不能給我們涼快一下嗎?」主委又趕緊把溫度往下調,果然讓業務部門非常滿意,提供了不少紅利給福委會,委員們皆大歡喜。

就這樣,空調溫度像雲霄飛車一樣,一會兒高、一會兒低,又一票同事無法適應溫度上上下下而生病了;大家發現,搶下福委會的位置,就掌握了控制溫度的決定權,於是群雄並起、搶著當委員、主委,有些人為了順利爭到這項職務,紛紛向同仁們許下不切實際的承諾,反正先搶佔了這位置再說。

慢慢的,比較喜歡冷空氣的同仁組成了聯盟,習慣暖和些的員工也自成一派,雙方各自表述、互有立場,誰也不讓誰,甚至還彼此謾罵攻擊;其實,不管哪一方成員掌控了福委會,空調的溫度還是忽高忽低,苦了所有敢怒不敢言的基層員工。

每天遭到上下亂按的空調終於撐不住、徹底的報廢了,所有人揮汗如雨辦公;董事會震怒,縮減所有員工的年終獎金,用這筆錢採購了一組新的空調設備,並且指示由總經理來控管溫度高低,「總經理說了算,所有人不准再亂調溫度!」一夕回到從前~~~

民主,就像是辦公室的空調;只不過辦公室的空調壞了可以修、可以換,然而,受損傷的民主呢?

(作者為文字工作者 )